首頁 > 獵奇 > 正文

你知道嗎?其實李白身上有四股真氣!

時間:2019-06-04 10:40:39        來源:

 歷史上那些偉大的文學家們,千百年來深受人民喜愛,除去他們寫出了許多優秀作品外,也跟他們身上的“氣”有關系。

  這種存在于偉大文學家身上的“氣”,可不是道教“性命雙修”的真氣,而是具有人格魅力的氣質。

  李白的身上,就存在著四股真氣。

  首先是孩子氣。

  孩子的特點是能隨心所欲地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開心時就是開心,難過時就是難過,絕不會故作姿態,掩人耳目,同時孩子的想象力也是很豐富的,說話喜歡用形象的比喻、夸張的語句。

  李白個性瀟灑,恣意盎然,就曾作出許多帶有“孩子氣”的作品。

  

  “兒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瑤臺鏡,飛在青云端。仙人垂兩足,桂樹何團團”,“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等,語境優美奇幻,充滿著孩子式的夢幻和想象。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等等,情感豐沛,直抒胸臆,想笑就笑,充滿著孩子式的宣言和吶喊。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大膽而奇特的想象,也是李白詩歌的一大看點,這是他絕無僅有的王牌,也是大家為其折服之所在,同樣的,這其中也有著孩子般的夸張比喻和想象。

  李白有游俠氣。

  從王維、杜甫等人的詩文看,大唐盛世時,年輕人之間盛行游俠之風。

  當然,所謂的俠,也不像我們現在看的電視劇里那樣,飲血江湖,馬上過日子,天天背著劍結仇尋仇。

  古代的游俠,更多的是一些喜歡游歷江南北,瀟灑作態,路遇不平一聲吼的人。

  

  “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游俠多少年。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白刃讎不義,黃金傾有無。殺人紅塵里,報答在斯須。”游俠們可以為了義氣,揮灑財,快意恩仇,他們的心中都充滿著一股熱烈奔放的豪氣。

  李白也深受這種時代風氣的浸染,他有“十五好劍術”的經歷,也有東游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有落魄公子,悉皆濟之”的自述。

  還有“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等句,都可以看出李白其實是很羨慕俠客的快意恩仇人生的。

  李白還有書生氣。

  李白的身世來歷,其實還不是很明了,因為他的身世謎,在當時甚至不能參加科舉。

  有學者主張李白是胡人后裔,不過李白所喜愛的,卻是華夏文化,是漢文化的大流正統。

  李白曾自稱“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他的叔叔李陽冰也曾說李白“不讀非圣賢之書”。

  

  圣賢書讀多了,當然會受到影響,所以李白的人生理想是積極入世,希望能有所作為——“我志在刪述,垂輝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絕筆于獲麟”。

  最后是煙霞氣。

  李白早年推崇的古代圣賢中,有功成身退、歸隱田園之人,比如春秋時期幫助越王勾踐復國的范蠡、秦末輔佐劉邦奪取天下建立漢朝張良等人。

  李白曾規劃出他的人生——“事君之道成,榮親之事畢。然后與陶朱留侯,浮五湖,戲滄州”。這其中的陶朱留侯便是陶朱公范蠡和張良。

  開元二十五年,李白在山東任城期間,經常和山東名士孔巢父、韓準、裴政、張叔明、陶沔等人,在泰安府徂徠山下的竹溪隱居,他們每天飲酒作樂,舉杯邀月,還被世人稱之為“竹溪六逸”。

  

  李白天性喜歡山水,并且還迷戀道家修煉飛升那一套,后來甚至正式入了道籍,這樣一來,他的詩歌創作中就有了更加濃厚的煙霞之氣。

  這種山水煙霞氣影響了他的詩歌創作,一首《蜀道難》傳遍天下,賀知章讀后贊賞不已,直稱呼他為“謫仙人”。

  以上便是李白的四股真氣,正是有了這四股真氣的互相交織,才成就了詩仙的美名,像李白這種真性情的性格,已是世間難尋了。

    閱讀下一篇

    身為職場小人物,如何在公司混日子

    數據顯示,83%走“職場路”的人,一輩子也就是普通的職員,外面那些“傳奇故事”對這些人而言只是一個故事,聽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