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謝耳朵結束15年愛情長跑,宣布和男友Todd結婚了!

時間:2019-09-17 23:21:25        來源:

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 (WHO) 將 “同性戀”從精神病名冊除名,所以,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很巧的是,就像是為了提前慶祝這一節日一樣,前幾天,謝耳朵結束15年愛情長跑,宣布和男友Todd結婚了!

生活爆炸第十季的最后一集,謝爾頓終于向艾米爾求婚,這一情節燃爆網絡。令人沒想到的是謝耳朵的扮演者吉姆·帕森斯,就在5月13日也和他的男友Todd也完婚禮。

吉姆·帕森斯2007年因主演美國情景喜劇《生活大爆炸》中的Sheldon Cooper 博士而深受觀眾喜愛,他憑借此片獲得了四次艾美獎喜劇類最佳男主角獎和第68屆金球獎獲獎喜劇/音樂類最佳男演員。

成名時,吉姆·帕森斯已經34歲了。

在此之前,他經歷了數年默默無聞跑龍套的生涯。

而那段辛苦的歲月,正是他的男性伴侶Todd一直在支持和陪伴他。

《生活大爆炸》從1季到10季貫穿了10年時間,陪伴了一代年輕人的成長,也讓吉姆·帕森斯和男友的感情從青走到了成熟。

人們祝福聲不斷,其中兩類人讓我印象深刻。

一類是單身男女,他們說謝耳朵撒盡狗糧,令人艷羨。

另一類是和謝耳朵一樣的同性戀人,他們生活在一個仍未對同性婚姻開放國家,所以非常向往能得到謝耳朵那樣的幸福。

01
“我是同性戀,我希望你能有一顆平常心”

吉姆和男友是在2002年通過朋友的介紹下相識的,很快兩人就確立了戀愛關系。當時美國對待同性戀的態度并不開放。

因此,在2002年到2012年這10年間,吉姆·帕森斯和他的男友的感情雖然堅貞,卻一直處于秘密狀態。

直到2012年,奧巴馬公開發表支持同性結婚的言論,引起了美國乃至全世界的轟動。

同一年,吉姆·帕森斯通過一部電影《平常的心》(《The Normal Heart》)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同性戀的身份。

電影《平常的心》的作者拉里·克萊默親身經歷了80年代的艾滋風暴,他以自己為原型,將紐約早期艾滋運動的真實復雜面貌,和同志爭取權益的曲折經歷寫進了劇本。

影片發生的年代,無論是美國,乃至全世界,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反對同性戀,有醫院機構甚至將同性戀視作精神病群體,而普通民眾則視同性戀為怪人,或者骯臟的人。

吉姆·帕森斯在影片里飾演湯米,一個性格內斂沉穩的健康危機組織的執行董事,也是個同性戀,幸運的是他沒有感染上艾滋病毒。

每一次得知又有同性戀人因艾滋病病逝的消息時,他緩慢的將該人的名片找到,并妥善收藏的過程,每一個動作無不透露出對生命的惋惜以及對疾病的恐慌。

男主角內德則是一個激進的同志作家,當他看著朋友紛紛死去以及政府的不作為時,義憤填膺的他發起了男同健康危機組織, 呼吁政府和社會公眾對這場即將爆發的大“瘟疫”給予重視。

在艾滋病在群體大肆傳播的恐慌期,內德到處求助,制造聲勢,想得到社會各界和政府的支持,這其中包括身為名律師的哥哥,但他堅決不能接受弟弟“同志”的身份。

哥哥讓內德感到心灰意冷。一句“我和你不同”,如一記重錘擊打在內德的心里,讓他接近崩潰。

歇斯底里的說“每次都被拒絕,每次都會更傷人,我覺得很憤怒,我恨你們這些把我們當成精神病的人。”

哥哥認為弟弟企圖引起他的負罪感和同情心的做法對于幫助艾滋病人并無實質意義,但內德卻在心底吶喊:

“正是這個,能拯救我面臨死亡的朋友們。”

一個少數群體,要想融入到主流社會中,是多么的不容易。即便如此, 他們也不惜用以卵擊石的勇氣,去爭取一切屬于自己的權益,因為,那是愛的權益。

那個年代,由朱莉婭羅伯茨主演的醫生艾瑪幾乎是整個紐約唯一愿意治療艾滋病人的醫生。最初她例行公事的冷漠態度,以及令行禁欲的勸告,令整個健康危機協會的人都集體厭惡她。

艾瑪告訴內德自己的故事,使他改變了對她的看法。在5歲的時候,鎮上搬來了一戶外地人,而這個外地人家正好有一個小兒麻痹癥患者,這個攜帶者被送去正常上學并且和艾瑪分到了同在一個班級,很快,班級里就出現了四個感染者,艾瑪就是其中之一。

她被送去醫院的時候,下肢已經失去感覺,不久后為了保住生命,她被截去了雙腿。在患病的那段日子,同學們對她的態度很怪異,一面佯裝熱情的和她打招呼,一面又小心翼翼的和她保持距離。她的童年里,留下了被歧視和被排斥的深深的烙印。

正是由于有類似的深刻經歷,讓艾瑪對艾滋病人有一種天然的責任心和保護感,她每天都在靠近這些艾滋病人,但她卻從不給自己做任何防護,她試圖身體力行的告訴大眾,這個疾病并非通過普通接觸就會感染。

這在當時人人自危的環境里,非常的難能可貴。

內德的戀人菲力克斯得了這個病以后,痛徹心扉。菲力克斯也在重病期間看清人間冷暖,他無比絕望的說:

“相信”是個非常奢侈的字眼。而這個“相信”在當時,只發生在他們和這個叫艾瑪的醫生之間。

最后,菲力克斯彌留之際,在艾瑪的見證下,內德和菲力克斯結為夫妻。

這既是影片里年代背景下的一個愿景,又是當代的一個伏筆,上映的那一年,美國幾個洲都已經通過了同性結婚的決案,其中就包括了紐約。

最終,全美通過了同性戀法案。

02
“我是同性戀,我不是變態”

關于引起同性戀原因,其實很多年前就有了明確的分析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四個因素。

(1)先天遺傳因素

有極其少數的同性戀是遺傳基因因素引起的,即生理上的染色體的構成導致,是可以通過DNA鑒定出來的。

(2)家庭環境影響

有不少同性戀是與同性父母關系比較疏遠引起的。

這個原因來源于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的分析,就是被很多人所熟知的俄狄浦斯情結,也稱為戀母情結,指男孩因為缺乏父親的養育或陪伴,而與母親過度親密,則容易引起男孩陽剛部分的缺失,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后就有可能會找更加陽剛的男性為伴侶。

反之,一個在成長過程中缺失母愛的女孩,則會缺失女性柔美的部分,進而導致長大以后有意擇柔美的女性為伴侶。這些,其實都是在彌補童年時的缺失。

(3)由于異性戀受挫,導致對異性失去信心

有部分人原本在成長過程中都是異性戀取向,但是由于有過一次或幾次異性戀失敗經歷,導致他們覺得異性是不可靠的,而轉而將希望投向同性。

比如著名華人巨星張國榮,他就并非先天同性戀,而是在追求女性未果之后才戀上的同性。

(4)創傷性經歷

心理專家指出,有部分在青春期經歷過性侵犯的人在成年后會對異性的身體產生憎惡,如果不經過有效治療,這部分人或者終身生活在恐慌憂傷之中,或者從此會將同性當成發展感情的目標。

社會上有很多人對同性戀存在認知偏誤,不負責任的說他們是墮落和變態的結果,也有些武斷的精神科醫生將他們直接歸類為精神異常。

而專門從事同性戀研究的精神分析專家艾弗倫·胡克博士就針對此種誤解,做過一個實驗。

胡克比較了30名已經坦白了自己性傾向的同性戀者,和30名職業背景和智力狀況條件相近的異性戀者的心理狀態,發現同性戀者的心理健康絲毫不亞于異性戀者,有些經驗豐富的精神病學家根本無法將兩者區分開來。

她以此得出結論,說有部分行為不正常的同性戀人其實是受到社會壓抑后的結果,而大部分的同性戀都是正常人,他們除了性取向不同,其他任何方面都與我們大眾完全一樣。

另一種偏見來自于一些對性病傳播有認知偏誤的人,以為同性戀是傳播艾滋病的最主要的途徑。

實際上,美國一個權威機構就此展開了調查發現,艾滋病的傳播途徑里,同性戀只占了17%的比例,而異性戀的傳播則占了71%,余下的則是一些吸毒注射類途徑。

由此可見,艾滋病的傳播其實來自于不潔的性行為,而并非同性戀。

03
“我為身為同性戀自豪
這是上帝給我最棒的禮物

2014年10月30日,蘋果公司CEO庫克(Tim Cook)在自己54歲生日前夕,于彭博的《商業周刊》網站上撰文,公開承認出柜,并抗議ISangnazho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亞利桑那州所通過的針對同性戀群體的歧視性法案。

他大方的說:

“我為身為同性戀自豪,我認為這是上帝給我最棒的禮物。作為一個同性戀者,讓我更深的懂得少數群體的感受,也因此有了更加豐富的人生。”

21世紀初期,大多數歐美國家都給了同性婚姻開啟了綠燈,很多國外名人因此紛紛公開了自己同志的身份,比如,好萊塢著名影視演員艾倫·佩姬、美國影視演員扎克瑞·昆圖、英國創作型男歌手薩姆·史密斯和美劇《女子監獄女星薩米拉·威利。

和謝耳朵一樣,他們都覺得自己和異性戀一樣并沒有什么不同,他們找到了摯愛的對象,相互扶持,相守一生。

對于大眾的獵奇心理,謝耳朵這樣回答道:

“我們的生活就是很平常的生活,上街買報,丟垃圾,打球等等,有時候甚至也會無聊至極。”

對于美國這些年對同性戀發生的態度的巨大轉變,國政府說這與很多優秀的電視電影作品有著很大的關系,這些好的作品不僅讓廣大對同性戀諱莫如深的觀眾,通過正向的引導有了更客觀的了解,也讓政府基于民眾的變化,而推進了開放同性結婚的進程。

我國華裔導演李安也通過兩部作品表達過對同性戀的支持,一部為《喜宴》,另一部為《斷背山》,這兩部電影在國內外都引起了很強烈的反響,也讓觀眾看到了另一種形勢下,真摯感人的愛情。

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的很多觀念也在日趨和國際接軌,目前我國雖未準許同性結婚,但是在每年的兩會上,就已經不斷有人就此向國家提議。

身為社會學家的李銀河也是非常執著的一位,她已經多次向政府提議,她一直認為允許同性結婚是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通過合法婚姻,讓同性戀人獲得社會認可,不用隱匿或躲藏,而避免隨意構建不安全性關系而減少了性疾病的傳播。

著名的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里,基礎是生理、安全需求,其次是愛和歸屬感,再上升一級的是尊重的需要。而只有這些需求全部被滿足之后,才有可能獲得頂層的最高需求,就是自我實現。

同性戀人以前廣泛被視作異類,不被接納。因此他們既是缺乏安全感的,又是沒有歸屬感的,更是得不到尊重的。

某種意義來說,他們就是與幸福無緣,也很難自我實現的一群人。

假如全世界都能給這樣一個群體敞開一扇大門,讓他們與普羅大眾一樣在陽光下生活,那么,很有可能我們周圍會出現更多的像庫克或者吉姆·帕森斯一樣的人:

他們自尊自信,不僅不憎惡社會,反而因為獲得歸屬和尊重,而對這個美好的世界充滿了感恩,而這樣的他們,給世界帶來的,是更多的美好。

    閱讀下一篇

    毛澤東侄子參觀南水北調工程 河

    毛主席侄子李實(中)、侄媳全秀鳳(右一)、侄女毛小青(左一)在南水北調工程渠首工地上合影留念。(中紅網江山攝)在毛主席提出南水北調構想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