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認錯后,副國級被降一級,國務委員楊晶被撤職了

時間:2019-09-22 23:18:00        來源:

十九屆三全會召開時間敲定當天,國務委員楊晶被撤職了。

2月24日下午4點多,中央政治會議在決定召開十九屆三中全會外,“還研究了其他事項。”

約2個小時后,新華社再發消息:“日前,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十八屆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

九大閉幕后,一度有關于楊晶的傳言。這次,“靴子”落地,由于楊晶在審查中能夠認錯、悔錯,他被給予留黨察看一年、行政撤職處分,降為正部長級,按程序辦理。

1953年12月出生的楊晶,是十九大后首個被降級的副國級干部。楊晶是首個被降級的副國級,被降級后,今年年底,滿65歲的他將退休。

八大以來,落馬的副國級及以上干部包括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令計劃、蘇榮。

十九大后的傳言

十九大后關于楊晶的傳言是2017年11月底。

在傳言之前,楊晶已在公開報道中消失近一個月。2017年11月7日,國務院召開經濟形勢專家企業家座談會。報道顯示,楊晶參加了座談會。此后至有傳言,未有公開報道。

不過,隨著2017年12月15日的再次露面,關于楊晶的傳言漸消。不過,至被公開降級前,楊晶最后一次露面,是2018年1月22日。

新華社消息稱,經查,楊晶同志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廉潔紀律,長期與不法企業主、不法社會人員不當交往,為對方利用其職務影響實施違法行為、謀取巨額私利提供便利條件,其親屬收受對方財物。在審查中,楊晶同志能夠認錯、悔錯。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決定給予楊晶同志留黨察看一年、行政撤職處分,降為正部長級,按程序辦理。

副國級不再是中委

楊晶是內蒙古準格爾旗人。這位蒙古族干部是從基層一點點走上副國級的。

最早他在出生地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農機廠做工人,后進入共青團系統,先后擔任共青團內蒙古自治區伊克昭盟委書記,共青團內蒙古自治區委書記。中間還做過自治區區統計局副局長、旅游局局長,是團系統長起來、經歷比較豐富的干部。

1998年,楊晶在呼和浩特市委書記任上進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班子,5年后出任自治區政府主席,之后“去代轉正”,2004年就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

主政內蒙古5年后,2008年,他奉調入京,出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2012年,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2013年,他卸去在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的任職。

此外,楊晶還是中共第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十七屆、十八屆中央委員,但在十九大閉幕后公布的中央委員名單中,楊晶的名字沒有出現。

曾創造“內蒙古現象”

主政一方時候是最能看出官員工作作風、工作方式的時候。對楊晶來說,2003年到2008年,他主政內蒙古自治區的五年,無疑是他人生中最“站在臺前”的五年。在這一階段,楊晶一度被認為是“機會主義者”。

楊晶2003年出任內蒙古自治區代主席。那年,內蒙古的GDP比前一年增長了16.3%,經濟增長率居全國第一。楊晶對這個成績頗感欣慰,他說:“內蒙古財政突破100億元用了48年,突破200億元用了4年,而突破250億元,只用了2年。”

可以說,從2003年開始,內蒙古GDP直線上升,同時,內蒙古創造了自2003年起國內生產總值、規模以上工業值、固定資產投資三個增速連年保持全國第一的GDP增長神話,讓內蒙古成為中國經濟界的一匹黑馬和明星。這甚至一度被稱為是“內蒙古現象”。

那時候,國家正在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內蒙古的新經濟增長點多數集中在西部,包、呼、鄂三市構成內蒙古“黃河三角洲”經濟高地,成為全國經濟發展增速最快的城市。

西部大開發帶動了內蒙古西部的經濟,但是東西部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現象也愈加凸顯。楊晶也意識到這一點,2004年,振興東北戰略提出,是對東北三省老工業基地的一項優惠政策。

在2004年的工作部署中,楊晶再三強調,東部盟市要借國家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機遇,加大政策傾斜力度,加快經濟發展。輻射帶動主要是使東部盟市成為東北工業基地的原材料能源開發基地;此外,要將東北工業基地的生產車間、分廠引入內蒙古,使內蒙古成為他們的加工車間。

而且,2003年,楊晶親率團隊,打著建設蒙古族文化大區的口號前往歐洲,他們到那里招商引資,為內蒙古囊入了幾個億的投資,給內蒙古工業、農業、服務業的發展帶來了雄厚的資金支持。

曾被溫家寶點名批評

許多在楊晶身邊工作過的人說起他來,用的詞是“干練”、“急性子”,有什么事情必須馬上處理,不允許耽擱。楊晶是“快”的,但這種快也讓他跌過跟頭。

2006年8月16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對內蒙古新豐電廠項目違規建設做出了嚴肅處理,要求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楊晶及兩位副主席做出書面檢查,并對自治區政府予以通報批評。

對省級最高行政長官公開批評警告,在當時還是第一次,內蒙古發改委一位官員說,國家對新豐事件的處理早就下來了,自治區三位主席的書面檢查也早寫好了,但突然上了國務院常務會并全國通報批評,超出了大家的預期。

內蒙古快速發展帶來了環境污染等副作用,讓內蒙古的發展陷入了難以自拔的“煤電—GDP怪圈”。具體來說就是“煤多了就發電,電多了就發展高耗能產業,高耗能產業多了就需要再建電廠,再建電廠又需要再開煤礦,大煤礦滿足不了,小煤礦便層出不窮”。用當時的話來說就是“2003年以來這三年發展得特別快,北京的四個燈泡中就有一個是內蒙古的煤電點亮的”。

新豐電廠事發最早是在2005年7月發生的一場事故,事故導致6人死亡,8人受傷。事故發生后,中央調查組進駐事故現場,之后,更多細節被發現,這個建設規模為2臺30萬千瓦燃煤機組,工程總投資28.88億元的龐大項目居然是一個違規項目,也就是說,新豐電廠的建設一直沒有獲得國家發改委的核準。

后來發現,新豐電廠的項目在建設過程中,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和企業存在越權審批、違規批準征地、虛假申報、突擊建設、違反招投標程序等嚴重問題,尤其是在國家有關部門確定其違規之后,建設施工仍未停止。

類似新豐電廠的情況在內蒙并不只此一例。事發后,內蒙古800萬千瓦的電力新建項目被叫停,大約涉及800多億的投資。

值得一提的是,在國常會上被通報后,《人民日報》連續三篇文章,都指出:所有部門不要對中央政府的政策加以選擇地實施,要樹立“全國一盤棋”的觀念,各級領導干部應該“著眼長遠”,“講實話”,并且要有決心“不盲目追求GDP增長速度”。

    閱讀下一篇

    趙欣的著裝新穎別致,演繹出獨特的

    中國模特趙欣受邀出席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開幕紅毯,身著由金頂獎中國著名服裝設計師劉薇專門為其打造的《帶刺的黑玫瑰》禮服,趙欣